站在屋頂上的那些人

科技新知 作者:惟傑

  「一直以來我最想拍攝的,是那些在最不堪的環境裡,卻仍堅持努力前往夢想途中的人。」 -陳敏佳

前些日子參加了友站 OIKOS 的蘋果網聚,他們邀請《屋頂上》的作者-陳敏佳來分享他的攝影創作經驗。敏佳除了分享拍攝《屋頂上》的技巧手法、困難與困境,最重要的是他拍攝的理念與初衷。

《屋頂上》這本書花費五年籌劃,拍攝 36 個「小人物」,攝影地點全部都是在屋頂上,沒有經過任何勘景、任何為畫面而美化環境的動作,書裡呈現的畫面都是真實的、深刻的 36 個為夢想打拼的故事。

為什麼是屋頂上?

敏佳說:「拍攝有兩件事,一個是人物、一個是背景,人物不是問題,問題是要把人放在哪裡拍攝?」

臺灣的風氣一直處於「外國的月亮比較圓」,在臺灣只要抄國外的東西抄得不錯就可以混得很好,但出了國之後如何跟別人比?日本人不會看你抄得多日本、美國人不會想看你抄得多美國,大家想看的是你的在地文化。

而敏佳想創造的就是真正臺灣印象,那專屬於臺灣的特色-屋頂上。

全世界大概只有臺灣房子的屋頂有「合法的違章建築」吧,一切都來自於 1949 那年國民黨撤退來臺造成人口暴增以及戰後的貧窮,住不下那麼多人只好往頂樓加蓋,所以政府當時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後來那麼多頂樓加蓋也不可能拆掉,於是通過 84 年 1 月 1 日以前的頂樓加蓋就地合法的法令。

如今,時空背景皆已不同,頂樓加蓋似乎也成了另類的「臺灣特色」。

但臺灣的屋頂也常常被遺忘。因為臺灣大樓的屋頂所有權都是暖味不明的,除非是住透天厝,不然你永遠搞不懂屋頂是誰的。像我去年跨年時,想到住處屋頂看臺北 101 的跨年煙火,就被 12 樓(屋頂是 13 樓)的林媽媽問我要找誰?要幹嘛?

到底屋頂的所有權是屬於誰的?12 樓的林媽媽的?大樓管委會的?還是大家的?因為大家都說不清所有權的問題,久而久之,大家也放棄上去屋頂,屋頂也慢慢成為「被遺忘的角落」。

敏佳把那些「有夢想」的朋友放在「被遺忘的角落」,象徵被主流社會忽略的人格特質,也直視我們所處的真實環境。站在屋頂上,才會得到更廣闊的視野。

8815_146350898889215_1587363869_n

▲ 臺灣的屋頂,總是一些鐵皮屋、水塔、天線。

 

為什麼拍這些「小人物」?

很多同行的質疑聲音:「這些小人物有市場嗎?」

「誰才是大人物呢?把我跟周杰倫放到里約的廣場中,在當地人眼中只不過是兩個普通的黃種人。」敏佳如是的說。

他想拍的是那些「好人」,那些為了夢想而堅持的「好人」,而不是別人口中的「小人物」(其實《屋頂上》裡還收錄了詹偉雄、聶永真…等大師級的人物),敏佳想闡述的是「好人」背後那些真實為夢想打拼的故事,他希望人的價值被重視,希望記錄下「好人」的美好人格特質之後可以鼓勵更多人。

取自《屋頂上》的臉書專頁

他很倒霉,可是他很認真

top
楊榮孝,我以前的助理,他是滇緬孤軍的後裔。1949 年最後一批從雲南撤退的國軍被派往泰緬山區待命,1961年聯合國要求撤軍,蔣介石卻密令他們「明撤暗留」,於是他們流浪異域,成了沒有國籍的人,後來他們的子弟滿懷希望來到「祖國」, 卻拿不到中華民國的身分證,阿孝就是其中一位。很多對我們來說已經塵封在歷史的國仇家恨,深深影響著他現在的命運,光是來台灣念書就花錢又費時。

阿孝的表情不多,不大笑、不生氣,永遠淡定。他用舊手機、騎老爺車,我覺得他光要生存下去就已經費盡全力,來台12年沒有回緬甸,前年結婚才又見到父母。他說如果沒有來台灣打拼,在緬甸應該早就誤入歧途,因此很珍惜每個機會。他工作非常認真負責,請他處理的事情,他永遠會考慮更多、主動做好。他雖然被奇怪的命運羈絆一生,仍然認真盡力地過每一天,曾經給我很大的幫助。
(圖說:阿孝以前住在中和永安路的頂樓加蓋,現在已經暫時回緬甸,照顧已有年紀的父母)



上 / 下一篇文章

相關文章

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...